三大系列行动
主题活动引领
百年党史·女企领读(六)——郑州市女企业家协会献礼建党100周年朗读活动精彩赏析
时间:2021 -5 -19 作者: 来源:

为庆祝建党100周年,重温党的百年光辉奋斗历程,推动全市广大女企业家学党史、颂党恩、办实事,不断增强对党的感情,坚定听党话、跟党走的思想自觉和行动自觉。在郑州市妇联的统一安排部署下,郑州市女企业家协会策划开展为期三个月的“百年党史·女企领读”——献礼建党100周年朗读活动。

百年党史女企领读.jpg

本次活动以朗读百年党史及优秀读物为主要形式,面向全市广大女企业家和企业员工征集优秀党史朗读音频,通过喜马拉雅音频平台、声波在线微信公众号等进行播发。

百名女企人.jpg

让我们一起欣赏16-18期精彩音频吧!


《百年党史?女企领读》第十六期:八七会议

领读人:冉文静  郑州市女企业家协会会员、河南省宁静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中国联合国采购促进会河南代表处主任


南昌起义后6天,即1927年8月7日,中共中央在湖北汉口秘密召开紧急会议,这便是“八七会议”。共产国际代表罗米那兹作了《关于党的过去错误及新的路线的报告和结论》。瞿秋白代表中央常委作工作报告。

会议通过《中国共产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告全党党员书》和其他决议案,选出以瞿秋白为首的新的中央临时政治局。八七会议旗帜鲜明地清算了大革命后期以陈独秀为代表的右倾机会主义错误,着重指出:“它在同国民党的关系上,完全放弃了共产党自己的独立的政治立场,一味妥协退让,没有想着武装工农的必要,没有想着造成真正革命的工农军队,而且受着国民党领袖恐吓犹豫的影响,不能提出革命的行动政纲来解决土地问题。”

当然,大革命失败的责任不能只归于陈独秀个人,会上所作的批评也有不尽恰当的地方;但是,如果不像八七会议那样对过去有一个毫不含糊的批判,要使全党在精神上迅速振奋起来,在指导思想上实现根本的转变,是不可能的。八七会议确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

这是一个正确的方针,是党在付出了大量鲜血的代价后换得的正确的结论。出席这次会议的毛泽东在发言中突出地强调:“以后要非常注意军事,须知政权是由枪杆子中取得的。”


第十七期:秋收起义

《百年党史?女企领读》第十七期:秋收起义

领读人:李明原  郑州市女企业家协会会员、河南美熙医疗器械有限公司董事长



八七会议后,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派出许多干部到各地传达会议决议,恢复和整顿党的组织。在这以前,中共中央已在8月3日制定《关于湘鄂粤赣四省农民秋收暴动大纲》,决定在农民运动基础较好的这四个省举行秋收起义。八七会议一结束,毛泽东就作为中央特派员到湖南去改组中共湖南省委并领导秋收起义。

在湖南长沙举行的省委会议上着重讨论了两个问题:一个是暴动问题,一个是土地问题。毛泽东对这两个问题都发表了重要的意见。对暴动问题,他主张:“要发动暴动,单靠农民的力量是不行的,必须有一个军事的帮助。我们党从前的错误,就是忽略了军事,现在应以百分之六十的精力注意军事运动。实行在枪杆上夺取政权,建设政权。”

对土地问题,他认为:“单只没收大地主的土地,不能满足农民的要求和需要,必须没收地主的土地交给农民。”接着,省委根据实际情况,决定集中力量,将原来计划的湖南全省暴动改变为先在以长沙为中心的湘中七个县发动,并成立以毛泽东为书记的抗敌委员会。参加秋收起义的主力包括两个部分:一部分是没有赶上参加南昌起义的原国民革命军第四集团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在这支军队里有不少共产党员;另一部分是湖南平江和浏阳的农民、鄂南崇阳和通城的农民武装、安源煤矿的工人武装,共计约五千人,合编为工农革命第一师。

起义在9月9日发动,一度占领了醴陵、浏阳县城和一些集镇,但由于反动军队的力量远比起义军强大,各路起义军先后遭受严重挫折,夺取长沙的目标无法实现。9月19日,抗敌委员会在浏阳县文家市举行会议,经过激烈辩论,否定了一部分人坚持“取浏阳直攻长沙”的主张,决定迅速脱离平江、浏阳地区,进入江西省,沿罗霄山脉南移,在敌人控制比较薄弱的山区寻求立足地,以保存革命力量,再图发展。从进攻大城市转到向农村进军,这是人民革命史中具有决定意义的新起点。当这支部队到达江西省永新县三湾村时,在毛泽东领导下进行了著名的三湾改编。委员会将不足千人的队伍由原来的一个师缩编为一个团;将党的支部建立在连上;成立各级士兵委员会,官兵在政治上处于平等地位,实行民主管理。这是建设无产阶级领导的新型人民军队的重要开端。10月7日,毛泽东率领工农革命军到达井冈山北麓的宁冈县茅坪,开始了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



第十八期:党的六大

《百年党史?女企领读》第十八期:党的六大

领读人:尹文娟  郑州市女企业家协会会员、郑州睿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


1928年6月18日至7月11日,中国共产党在共产国际帮助下于苏联莫斯科举行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这是一次有着重大历史意义的大会。它认真总结大革命失败以来的经验教训,在一系列存在严重争论的有关中国革命的根本问题上作出基本正确的回答,在党内思想十分混乱的情况下大体上统一了全党的思想。

六大指出:“中国仍然是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引起现代中国革命的基本矛盾一个也没有解决。因此,中国革命现在阶段的性质是资产阶级性的民权主义革命。”针对当时不少党员认为资产阶级既然已经退出革命,中国革命的性质便不再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错误认识,大会指出:“应该以革命任务来决定革命性质,而不是以革命动力来决定革命性质。”这个判断在当时解答了党所面临的一个新问题。对中国革命的形势和任务,大会作了正确的结论。

六大把工作中心从千方百计地组织暴动转到从事长期的艰苦的群众工作,确定以争取群众作为党的首要任务,把“左”倾作为主要危险来反对。这是党的工作中的一次重要转变。大会的决议,在全党传达贯彻后,产生了深远的积极作用。

六大选举出新的中央委员会。随后,推举武汉码头工人向忠发为中央政治局主席兼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主席,周恩来为中央常委秘书长兼组织部长。把向忠发选为党的主要负责人,这是受到当时共产国际选拔干部时片面强调工人成分的影响。事实上,向忠发没有能力在中央起主导作用,在这以后一段时期内,党的实际负责人是周恩来同志。